蝶剑山庄!!!

作者:

2013-08-08 00:17:05 来源:

 章

江南。
  三千里莺歌燕舞,三千里流水小桥,三千里万花红遍。
  正是一年春好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百里秦淮已在夜色笼罩之下,然,鱼舟仍往来穿梭于江心,春水猛涨,从上游带来大量的鲈鱼,渔夫正欲趁此良机捕捞,百里秦淮之上散布的百里游船十有八九都推出了特色菜式,当然是关于鲈鱼的特色菜式。
  灯火与星辰交相辉映在水光婆娑里,这夜无风雨,朗月清辉,不远处传来江南女子的抒怀小调——
                   
  离离商女泪,皎皎并蒂莲。
  清清上河床,绵绵思不绝。
  蹉跎山有意,徘徊一水间。
  月有圆缺意,人有聚散缘。
  生当与君随,死亦梦魂牵。
                   
  歌声清丽,仿佛已被这江南的美好所感染,幽怨的离愁别恨也越发显得凄美了。歌声乘着夜色飘散四空,只听得岸边一酒楼上饮酒行欢的一干书生痴了。其中一青衣白面的书生未等歌声停下,不由得就鼓掌喝彩:“好江南,好风景,好曲调,得听此曲三百回,也不枉做江南人。”说话间又自把酒斟上,昂首间杯落酒干,似是十分尽兴。
  那边小二也正听得入神,听青衣书生如此说法,也不由得接过话茬:“列位客官有所不知,方才歌唱之女子,每天夜幕之后都会唱歌,唱的多是忧伤,让小二听了也难忍悲伤。”
  青衣书生转面向小二,眼睛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只见这书生长须白面,好生俊美。他问小二:“每天都唱,可曾有人知道她的生世?”
  小二道:“都说此女色艺双全,冠绝天下,每年都会在四月八向天下英雄比武招亲。”
  青衣书生长笑,稍顿,便自言自语道:“天下英雄?究竟是谁家女子敢有如此狂妄?”
  小二道:“此女是江南武林世家蝶剑山庄的二小姐。传说武艺与琴艺双绝天下。至今以来,已经先后有数十位武林高手死在她的剑下。传说死者的尸体都从人间蒸发,连家人来收尸的机会都没有。”
  青衣书生若有所思,沉吟道:“既然如此凶蛮,却为何前赴后继者年年不绝?”
  小二道:“蝶剑山庄的金蝴蝶金老庄主是天下首富,其家传绝学中的任何一项都可以造就一个天下绝顶剑客。而老庄主只有两个女人,长女已经许配了人家,而二女将继承蝶剑山庄的所有财产和权力。在这样大的诱惑之下,在加上江湖盛传二女美丽绝伦,故江湖上有名头的高手侠客都不惜以身犯险。”
  青衣书生似是无限悲凉,太息道:“原来鲈鱼再美,仍不及佳人美之万一啊。”说话间已将席上鲈鱼掀翻在桌上,扔下一锭黄金就风也似的的走了。

第二章。                    
  蝶剑山庄。
  说是山庄,倒不如说这里是一座孤岛。四面是秦淮水绕山而过,看得见两岸通明灯火,而蝶剑山庄却好象一个幽冥之所在,从岸上看,这岛上好象从来没有燃起过灯火。
  但是此刻的蝶剑山庄里面却灯火通明,有十八个人聚集在山庄的一处叫“三蝶会”的大厅里。大厅里花香扑面,古色古香,正好象蝴蝶栖身的花丛。
  蝶剑山庄没有蝴蝶,蝶剑山庄只有财富和天下无双的美人。
  财富,这可以从蝶剑山庄每年拿出三百万石粮食救赈灾区的义举可见一斑。
  而美人,有谁曾真正看见过如花的美人,美若蝴蝶的美人?况且这美人是如此的酷爱死亡,连婚姻和爱的过程都充满了窒息的血腥?
  很难把一个美人和一个杀了无数高手的剑客联想在一起。
                   
  但是现在在大厅的人都不得不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他们为了获得这个机会,已经向蝶剑山庄投了数十个拜帖。
  蝶剑山庄每年都会从成千上万的拜帖中选出一百张帖子并对投帖人进行详细的背景调查,后确定十八个人作为候选人。
  今天晚上,正是四月七,离比武招亲只剩一天。十八个英雄一个不少,都已经提前来到蝶剑山庄,接待他们的是温仁慈祥的老庄主。
  老庄主说:“明天要决战,大家好好休息。”这哪里是当年杀人如麻的金蝴蝶?这分明是一个慈祥的长者,也许岁月已经磨掉了英雄的棱角。
                   
  小蝶走进去的时候,二小姐正在弹琴。
  很多年了,小蝶已经无数此听见二小姐弹这之曲子了,曲子是当世名媛董小宛所做——《水无边》。
  水无边,江南风月也无边。
  琴声顿停。然后是长久的沉默。小蝶努力的用自己的左手握着自己的右手,每当这个时候,他都感到特别的冷,那冷,正是从二小姐的四周散发出来的。
  二小姐居住的所在,叫“凤蝶小品”,凤蝶小品除了二小姐之外只有一个人可以进来,这个人就是小蝶。但是明天,明天走进凤蝶小品的将是和二小姐有决战之约和招亲之约的天下英雄。
                   
  “来了吗?”声音很冷,冷得小蝶又打了一个冷颤。
  “回二小姐,该来的都来了,江南一叶杨狡今天一早就到了。还有林清世家的大公子龙笑天是中午到的,其他还有定情剑客崔浪,飞花罗云手欧阳缺,十字神偷闪电童子……他们都是下午才到的。”
  “哦,你看他们之间有武功强过我的吗?”
  小蝶默然,但是脸上的汗珠已经层层落下。很冷,但是却出汗了。
  小蝶没有办法回答,去年今日,二小姐也问过这个问题,小蝶当时就说,没有人的武功可以强过小姐,可二小姐勃然大怒,说小蝶是在诅咒她一辈子单身凄凉。
  所以,小蝶今天不回答。
  少顷,二小姐叹气道:“你是不是认为我这个选意中人的方法很不好?”
  小蝶很久才回话:“小姐的方法自有小姐的好处。”
  二小姐道:“去年我差点因为你的回答而杀了你,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一个杀人狂?”
  小蝶黯然道:“小姐要杀的人都是可杀之人,因为他们不仅贪恋权力,美色,也贪恋富贵,小姐不杀小蝶,是因为小蝶不是贪恋富贵之人。”
  二小姐道:“你不贪恋富贵,那你贪恋什么?”话语里开始透露出鄙夷和轻薄。但是在小蝶心里,这是一种无言的恐惧,小蝶知道,一旦二小姐开始露出鄙夷和轻薄的语气来,二小姐就要杀人。
  而在她的凤蝶小品里只有一个可杀之人,那就是小蝶。
  小蝶吓的几乎想跑,想喊,但是小蝶终还是跨过屏风,进了二小姐的闺房。
 

  从闺房里,很快就传来沉重的呻吟声。

第三章。

                   
  三蝶会。英雄十八人现在已经进去了十一个。
  没有一个人活着走出凤蝶小品,这意味着没有一个人在与二小姐的决战中取得胜利。剩下的七个人又怕又喜,怕的是二小姐竟然真如传闻所说,武功高强,竟然连下十数顶尖高手,这种车轮战法被一个女子所承受,其武功已到了赫人之地步。喜的是自己还有机会去会会这个传奇的二小姐,他们都是天下胆识,武艺盖世的英雄,对于他们来说,出生入死已经是家常便饭,而为了天下人艳羡的美人和财富,任何人都愿意有这个尝试的机会。
  所以,尽管三年以来还没有任何人活着从凤蝶小品走出来,但是想要争得比武招亲机会的英雄比比皆是。
  门开了,出来的仍然是小蝶。小蝶的脸上经过大半天忙碌下来,已经略显疲惫。众英雄看小蝶的眼神都不由得心驰神往,小蝶的姿色放在世间的任何角落和任何人相比,都可算得上绝世的美女,而二小姐的一个丫鬟都有如此姿色,英雄们难以想象二小姐的美丽。
                   
  小蝶说,第十二个,定情剑客崔浪。
  崔浪尾随着小蝶走了进去,这一进去,生死叵测。
  凤蝶小品就在三蝶会一墙之隔。凤蝶小品是一座很大的后花园。此时,暮春四月,花开如织,蜂飞蝶舞,好一副江南如诗如画的光景。
  崔浪仍自尾随着,无心看风景。
  小蝶却笑了:“公子不是浪漫之人,不懂得闲情雅致,又怎么能够惹我小姐芳心相许呢?”
  崔浪俯首道:“浪漫在心里,浪漫不一定在嘴上,闲情如梦,花开一瞬,这春光不负有情人。”
  小蝶娇笑:“公子看似读书人,为何要做这打打杀杀之事?”
  崔浪道:“杀可杀之人,打必赢之劫。”
  小蝶又是嫣然,于春光下,眼带桃花,只把崔浪也看得痴了。
                   
  穿过花园小径,不时就到了二小姐的闺房。
  芳香袭来,崔浪深呼吸之下,兀自大笑。
  小蝶连忙示意崔浪莫笑,崔浪却越发笑得狂妄了。
  小蝶说,:“你自笑吧,小姐正在茶房品铭,请你到小姐浴房沐浴。”
                   
  崔浪就沿着小蝶所指的方向,进了一扇门。小蝶退下。
  崔浪进得门去,不由得呆了。一个身段匀称的女子正背对着他,一袭长发隐隐的遮住她雪白的背脊,素手交叉放在背部腰间,一个只穿了内衣红兜的女子竟赫然站在那里。
  崔浪不由得呼吸急促,尽管他的眼里阅风月无数,但当她面对这天然无雕饰的美玉身段时,还是不由得心神摇曳。
  他知道,这就是杀了无数高手的蝶剑山庄二小姐。
  崔浪很认真的欣赏了美人的曲线,他知道,这是死亡的代价换取的片刻幸福,他不能够错过。所以,在整整一柱香的时间里,二小姐没有动,崔浪的眼睛也没有动。
                   
  “我美吗?”温柔的声音可以化骨,分明由不得你有第二种答案。
  “美”在很多时候,实话自然有实话的好处。但是崔浪还是加上了一句:“但是在没有看到你的正面以前,我还是不敢全然相信你的美。”
  “倘若我给你看了正面,你会发疯,你是来比武招亲,不是来看美人的。”
  “假如我没有看见你的正面就贸然动手,我会遗憾,”崔浪的语气越发坚决。
  “你遗憾什么?我只怕你看了我以后,会更遗憾,前面十一个人我都告诉他们不要看,可惜他们一定要看,所以他们都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既然前面十一个人都不怕遗憾,我有何惧?”
                   
  二小姐转过身来,明月之光,霎时逼目而来。
  这美,是人世间没有的美,崔浪的呼吸更急促,在一个半luoti的女人面前,崔浪还是次有这样热血沸腾的感觉。红色的胸兜搭拉在白皙的胸部,乳头微红似半熟草莓,整个胸部随着呼吸和心跳起伏,波浪一样的美腿在小腹部形成三角瀑布,站在原地,不娇不慎间自有无穷魅力。
  崔浪几欲转过头去,但是后仍然将目光停留在那微耸的胸部之上。
                   
  二小姐娇声说道:“定情剑客,我美吗?”
  崔浪使劲的点头,这点头足以证明了对方的美丽。看来,江湖传言非虚,二小姐的确是这个世界上美丽风情的女人。
  但是,二小姐不是真正的女人,二小姐还只是一个未出阁的女人。
  崔浪说,我们现在可以开始比武了吗?
                   
  二小姐说,我要先洗个澡,先前和那十一个大英雄比武,出了一身臭汗。
  二小姐说着话,就迈动双脚,下了他前面的一个水池。水池里鱼儿仍在自在游弋。
  二小姐褪尽了身上的后。掩映在水波里,荡漾开去的身影,比之方才的美,又多了一份撩人。只见鱼儿悠闲的围着她嬉戏。崔浪不禁仰天长叹,“这人世的英雄又有什么滋味,混到后,还不如一群鱼儿。”是呀,鱼尚且可以在美人身畔游戏,而英雄,却已经有太多的英雄为了美人牺牲了生命。
  二小姐象一条鱼儿一样的游到岸边,她仰面对崔浪笑道:“你难道不问问我的名字?”
  崔浪道:“小姐真是天神,任何名字都有可能唐突小姐。”
  二小姐道:“好甜的一张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用这样的手段骗取女人?”
  崔浪道:“美就是美,不美就是不美,我崔浪从不说谎!”
  二小姐道:“有个性,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的名字,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我叫如蝶。”
  如蝶,果然是如蝶的生命,江湖上都知道二小姐,但是不知道如蝶。二小姐紧接着道:如果你今天战胜了我,你就是第二个可以叫我这个名字的人,你要知道,我这个名字,是恋我爹都不可以叫的。“崔浪道:”谁是个可以叫你名字的人,是你娘吗?“
 

  二小姐道:“不是,你可以问,但至少我现在不会告诉你。”
 
 
 
第四章。
                   
  如蝶仍然半卧在水池里,这水池里的水看上去是冷的。在这暮春时节,在冷水里已经浸泡了半个时辰。
  如蝶仍然保留着蝴蝶一样的微笑。
  如蝶对崔浪说,“你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决战本就不公平吗?”
  崔浪说:“我不觉得。”
  如蝶狡黠一笑,又说道:“我们决战,我可以随时杀你,而你却不可以杀我,我有杀机在心,而你却只有怜爱在心,不同的心情导致不同的结果。”
  崔浪道:“小姐说的是,可是小姐有天下无双的美貌和世间少有的财富。小姐的代价并不比在下轻。”
  如蝶开始叹气:“崔浪,你是我三年以来看见的个会说话有君子风度的人,不如……”如蝶欲言又止。
  崔浪道:“小姐想说什么请直说,崔浪自信可以为小姐分忧。
  如蝶更嫣然,笑道:“不如你我下来同浴,然后在行决战之事?”如蝶此时早已不是那个杀人如麻的绝代剑客,如蝶此时只是一只娇羞的蝴蝶。
  崔浪无言,长久的沉默,咬着嘴唇的思索。他是不是在做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下不下去与二小姐同浴,应该是他这一生重大的决定。
  他本是怀着必死之心而来的,他来,不过是为了亲眼见识这个天下盛传的奇女子。但是现在决战还没有开始,美人就象蝴蝶一样的要求他下水同浴。他不知道是否应该拒绝。换了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拒绝。
  崔浪首先是一个男人,然后才是一个剑客,后才是一个英雄。
  所以崔浪下了水
                   
  崔浪向如蝶的方向游去。
  如蝶也含笑迎接着如蝶的到来,双目顾盼,春心荡漾。
  崔浪眼看就要游到如蝶的身边。
  在这一刹那间,崔浪的脸上看见了久违的痛苦,这种痛苦只有在他当年力战漠北四鬼的时候才出现过,因为那一次,是如此的接近死亡。
  崔浪的脸越发恐怖,后变形扭曲,后是一声惨叫。
  如蝶身边的鱼在崔浪行将靠近如蝶的时候,转身就将崔浪团团围住。崔浪本来想运内力相抗,但分明感觉到内力已散。从如蝶的方向隐隐传来一股巨大的内力将崔浪周身包裹。
  崔浪临死的时候还是说出了后一句话:“原来这就是失传已久的鲈鱼消魂阵!”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就死了,顷刻间,尸体就被满池的鲈鱼吞噬。
  如蝶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
  只可惜连崔浪这样的江湖侠客都难以逃过宿命的一劫。
  然后,如蝶又幸福的靠在池沿上,闭上了眼睛。
                   
                   
                   
  小蝶把十八个人的后一个人送进凤蝶小品的时候,太阳已落山。
  然后小蝶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老庄主。
  太阳下山了,天下关注的四月八,不,是蝶剑山庄的四月八行将与太阳一起落幕。老庄主说,“小蝶,你已经很久没有去过我那里了。”
  小蝶涨红了脸,在朦胧灯下,显得越发美丽清纯。
  小蝶紧张的看了看凤蝶小品处,那里的灯火未熄,估计二小姐已经杀了后一个人,按照惯例,她这个时候也该睡了。
  灯暗下来,二小姐的确已经睡了。
  小蝶含羞的跟着老庄主来到了金蝴蝶的起居之处。老庄主早年丧妻。多年以来一直未娶。由于经常练功的缘故,已过花甲的老庄主看上去约莫四十岁光景,容光焕发。
  小蝶说,“你这般对我,就不怕小姐知道么?”
  老庄主小声道:“一年中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有机会,今夜她肯定累了,今天晚上不可能再去找你。”
  小蝶良久才道:“老爷安排小姐比武招亲,难道就是为了有机会和我……”
  小蝶的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老庄主就用自己的嘴封住了小蝶的嘴。
  灯熄了,蝶剑山庄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下。
                   
                   
第五章。
                   
  小蝶起得很早,但比她起得更早的人已经守侯在了门口。
  小蝶惊吓大叫,站在老庄主屋子门口的竟赫然是二小姐。
  小蝶惊慌失措的退回了老庄主的屋子。
  二小姐也进来了,睡在屋里的老庄主还来不及起身,就只好蜷缩在被窝里。小蝶被二小姐一步一步的逼到了床沿。然后柔弱而害怕的小蝶就一屁股跌坐在床边。
  二小姐手里拿了剑,那是蝶剑山庄的传世之剑——凤蝶剑!
                   
  老庄主已经从床上坐起来,顺势就从桌上拿了一柄剑,因为他已经看见二小姐的眼里充满了仇恨和愤怒。二小姐一生杀人如麻,在愤怒的时候一定要杀人,作为如蝶的父亲,老庄主比谁都清楚。
  老庄主尴尬的说道:“如蝶,你听为父的解释。”
  二小姐眼里掠过一丝不屑,这不屑被老庄主和小蝶看在眼里。两人都充满了莫名的恐怖。
  二小姐轻蔑的说道:“你们知不知道,背叛我的人都得死。”话未说完,随手就将老庄主的衣服扔了过去。老庄主骨碌着在被子里穿上了衣服。
  小蝶哭了,“小姐,我是被逼的,你不念我们的昔日情意,你就杀我好了,反正我都差不多死在小姐手里好几回了。”边说话的小蝶泪水已经滚了下来。
  二小姐走过去,用白皙的手轻轻的抚摩了小蝶的脸。小蝶吓得几尽滩倒。
                   
  老庄主说,“好女儿,自从你妈死了以后,我就又当爹又当娘的”。几乎老泪纵横。花甲老人的沧桑表白,在这个早晨,显得如此落寞。
  二小姐了冷冷道:“你是生我养我的爹,可是你知道我一生当中就只小蝶这一个爱,你还要夺了去,天下有千万女人,为什么你偏偏要和我争小蝶?”
  老庄主无言。他知道,自己的女儿马上就要动杀机。
                   
  杀机,杀机顿现,二小姐快如闪电的出手,是天地间不曾见过的出手。
  剑,剑在咽喉。一个绝代剑客,后却死在自己的传家宝剑之下。
  千古岁月,百里秦淮,无人不知蝶剑山庄老庄主金蝴蝶的大名。但是现在他死了,据说是暴卒。
                   
                   
第六章。
                   
  按照风俗,老庄主的丧事要持续三天。
  在这三天里,如蝶一直没有露面。如蝶 — 蝶剑山庄的二小姐,一直是这个江湖之上神秘的人物。前来奔丧的,除了大小姐玉蝶,就是各路英雄好汉。
  在大小姐玉蝶哭丧的时候,二小姐正在沐浴。
  伺候二小姐沐浴的,是小蝶。
                   
  如蝶半躺在水池里,小蝶抚琴,琴声高低起伏,铿锵有致,那水里的鲈鱼随着琴声游弋不停。还不时溅起阵阵水花,饶是好看。
  琴声幽雅的进行着,小蝶的手指瞬间加快了弹奏的速度。有如珠落玉盘,清脆而急骤的琴声响起来,在凤蝶小品回响。池子里的鲈鱼刹那间纷纷向如蝶的方向游去。领头的是一尾三指大的青色鲈鱼。
                   
  小蝶的脸上已经冒出了密密的汗珠,呼吸开始沉重起来,因为琴声节奏更快了。
  领头的鲈鱼随着这琴声顺着如蝶阴下,溜了进去,然后在阴下附近扑腾起阵阵小水花,无数尾鲈鱼围绕着如蝶的臀部,胸部和双腿之间游弋。少顷,如蝶就闭上了眼睛,发出甜蜜的呻吟。
  琴声顿停,天地寂静!
  所有的鲈鱼都从如蝶的身边快速游走,刹那间便散向池中。仿佛训练有素的舞者。
  然后小蝶就沿着池沿滑下水去。还未等小蝶完全下水,如蝶就一把抱住了小蝶。
  两只蝴蝶拥抱在一起,水花四溅。如蝶醉眼迷离,在她的身上,洋溢着的正是一个女人久违的冲动。……
                   
  如蝶问小蝶:“你爱我吗?”
  小蝶咬着嘴唇,使劲的点点头。
  如蝶长叹息一声:“为了你我连我父亲都杀了。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情意。”说完满含深情的看着小蝶,小蝶的脸羞得通红。
  如蝶又道:“天下之间,我还只允许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小蝶不言语,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如蝶又道:“你说说看。为什么我爹一定要我比武招亲,难道仅仅是为了有机会和你在一起?”
  小蝶沉思良久,后摇了摇头。
  如蝶道:“那是为什么?他明明知道我从小就讨厌男人。”
  小蝶道:“那是为了他心中的梦。”说完,脸上闪过一丝难以觉察的表情。但就是这片刻之间的表情,都没能逃过如蝶的眼睛。
  如蝶已经将脸埋在了小蝶的怀里,小蝶顺势将如蝶抱了过去。
  如蝶用迷离的眼睛看着小蝶,小蝶说:“在男人眼里。女人是不可以和女人这样的。”
  如蝶说:“为什么不可以这样?难道父亲要我比武招亲,就是为了让我离开你或者让你离开我?”
  小蝶说:“是,但不完全是。老庄主要借你的力量除尽天下武林英雄,然后便顺理成章的成就天下武林霸业。你自小练就了连老庄主都不曾练成的鲈鱼消魂阵,所以……”
  如蝶似乎显得很失望,“所以他就用比武招亲这个借口?”
  小蝶道:“是的,但是关键还在于你恨男人,只有一个对男人充满仇恨的女人才有可能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
  如蝶道:“我恨男人,但是这个世界上我恨的男人却是我父亲。”
  “老庄主?”小蝶显然很诧异。
  如蝶黯然道:“我父亲杀我母亲的时候,我才六岁。那个夜晚,我父亲为了取得我姐姐的母亲的娘家的支持,为了讨好我姐姐的母亲,竟然把我母亲给杀了。”
  小蝶一脸茫然,如蝶继续道:“他为了依靠我姐姐的母亲娘家的力量成为江南武林世家。”
  小蝶道:“可是这件事情却从来没有听你提起,你平日里对你父亲也没有流露丝毫仇恨。”
  如蝶道:“他很疼我,如果不是为了你,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杀他。”
  小蝶又无语,她好象明白了什么,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气刚刚叹完,小蝶的脸色就变了。
  因为她看见如蝶死了,嘴角上的鲜血流露出真诚的微笑,如蝶死的时候,小蝶的手上紧握着一把刀子。在蝴蝶飞翔式还来不及使出的时候,刀上就已经沾满了如蝶的鲜血。
  小蝶为什么要杀如蝶?
  小蝶后一次亲吻了这个曾和她无数次亲吻的女人。如蝶死了,如蝶死的时候,脸上幸福的微笑还来不及换成恐惧的表情,因为她根本想不到小蝶会杀她。
  倘若如蝶有机会使出蝴蝶飞翔式,小蝶会不会得手?但是如蝶终究没有使出这一式。作为一个绝代剑客,身经百战,又怎么可能没有觉察到小蝶的杀机?
  是如蝶真的没有机会出手,还是如蝶在出手的刹那选择了放弃?
  而小蝶,正是在生命当中,唯一被如蝶爱过并且给过如蝶爱的人。
                   
  父女同丧。天下震惊!
  曾经无敌天下的蝶剑山庄,曾经无敌天下的老庄主和二小姐先后死去。据说都是暴卒,但是江湖人都不相信有如此巧合之事。
  五天以后,蝶剑山庄迎来了它的新主人,大小姐玉蝶入主山庄,江湖人士纷纷道贺。
  十天以后,小蝶在玉蝶做主之下,盛装出嫁,对方是男人中的男人 — 秋剑冷雪。
                   
   此去经年,蝶剑山庄依然笼罩在一片迷雾里,每年四月八的比武招亲大会一去不返了,但是蝶剑山庄没有结束。玉蝶以她超人的智谋、阴险和毒辣,继续称霸江南武林。
杏花,烟雨,江南,春风几度,佳人几何?
小蝶伫立在清明的睡蝶谷,在她面前的坟头已开满彩色的蝴蝶花,睡蝶谷下芳草萋萋, 一只蝴蝶飞舞在花丛中,然后径直飞到小蝶身边,扑闪的翅膀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远处是渔歌清唱:

不知那流年付与韶华,片刻春光也不再,不信那山盟海誓,须臾情色总成空,君子爱美兮,山长水远,佳人香销兮,花落扬州,秦淮深处烟雨浓。
且看今朝又一年,古往今来都成梦,一双薄翼舞翩跹,两行清泪湿粉黛,是那青山朝露总无多,情深奈何恨渺渺,似有意,却无情,东风不解周郎意,铜雀深深锁二乔,又恐那薄幸郎儿,笑我太多情。

…………

 

相关新闻

三万光年的距离!!!
三万光年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就从屏幕上消失了,我又孤独的在聊天室呆了两个小时,网络里...
敌后钓鱼记
2012年9月11日,晚间九点档,中国西部唯一的直辖市,重庆,南岸,南坪,正扬大市场烤鱼摊...
从空中遥望地面
说实话,我对电脑有恐惧感,,在学校的时候连五笔都不会,不是不会,是压根不愿学,看着那...
评论

同步评论并分享本文到:

    更多
1234
共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