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光年的距离!!!

作者:

1970-01-01 08:00:00 来源:

我时常怀念一种叫忧伤的东西,毕业的时候收到低年级小女生的一个日记本,日记本就是那种在杂货店可以花五块钱买两本的那种,封面漂亮,很卡通,但是翻开纸张却略嫌单薄,那小女生双手把那日记本推进我手里,就一溜烟的逃逸了,我撅撅嘴,然后似笑非笑了一下,对于这样的故事情节我表示相当的满意,在这其中蕴涵着才子佳人这样的字眼.

倘若你以为我收到了什么承诺或者爱恋,可能你会和我一样失望,翻遍整个日记,和我收到任何一本日记都没有两样,上面写着祝你人生好走,事业腾达,更上一层楼云云,这样的字眼在我毕业的时候可以象过电影一样的过无数遍,大多是女孩送的,长的很丑的女孩都送我书,长得漂亮的女孩喜欢送我日记本,但是都要用她们不甚阳刚但很清秀的钢笔写上祝福的话语,在学校的种种张扬,种种对名利的追逐,种种才华横溢的表现就会得到如此这般的结果,她们崇拜着你,关注着你,然后又不舍着你,但是她们不会告诉你她们在想什么,她们顶多在上完晚自习后等在你的教室门口向你索要签名,或者在你必经的路口偷偷看你走过,或者在你走过之后傻傻的痴笑,夹杂一点少女的窃窃私语,我真的不明白她们在想什么,或者想做什么,我只知道那些青涩的夏天只有一些青蛙的鸣叫留在记忆里,或者是另外一些景象,比如五个左右的异性走在校园的操场上,月光无声的照耀,拉长影子,远处传来吉他和沙哑的清唱^^^

其实一切已经过去,但因这是一种青春的缘故,所以还时常翻出来象看旧电影一样温习过,我固执的认为生活在回忆里的人是可耻的,因为人应该生活在未来与未知的希望当中,而对过去抱有坚定的决绝态度,但是一想起忧伤这个字眼,我就忍不住要回忆,因为在现在这个时间和空间,我似乎和忧伤与世隔绝,满眼的灯红酒绿,彻夜的笙歌,快速的情感,廉价的眼泪和无所不在的煽情,于是在那安静的校园所发生过的安静的驿动就是一种钻石一样的奢侈品了,翻开那个女孩送我的日记本,后一页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其中有"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的字句,她说,她一生从未见我这等潇洒放纵才气逼人者,她一生将永远留下我的身影,虽毕业在即,但请长相忆,不相忘.

这样的故事常常给一种淡淡的忧伤,我总觉得忧伤和孤独有莫大的联系,我害怕别人说我孤独,因此我在潜意识里也毫不犹豫的拒绝这种忧伤的感觉,有一歌叫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想忧伤的人大概比孤独更可耻,因为忧伤毕竟夹带着惆怅,迷茫和感伤,毕竟夹带着情绪的低落,然后又听人唱到今夜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听上去就象一个顾影自怜的女子,所以我决定不再忧伤,不再孤独,不再寂寞,于是我跑去上网,先上网的条件异常艰苦,在一个不的网吧堆满了形形色色的人,其中多的便是那些中学生,准确的讲是高中生更多一点,我有一些失落的看看自己,难道自己就是这样一群幼稚的学生中间的一员么?如果不是,我为什么会和他们一样无聊,为什么会和他们一样在这里上网,为什么我们玩的是一样的QQ,我不能够容忍和他们一样,于是我决定逃离QQ,把电脑键盘扔得震天响,网吧老板走过来表示了诧异和不满,了解情况以后无限揶揄的说,QQ那是小儿科的游戏,要想长见识,玩品位,上聊天室啊.

聊天室顾名思义就是聊天的房间,就好象办公室是办公的房间,会议室是开会的房间一样,
我想那里可能是聊天扎堆的地方,就象个烟雾弥漫,酒气冲天以及嘈杂的所在,我这样的人早已经过了爱热闹的年龄,至少为了使自己看上去有一点品味,时常选择幽雅和安静的场所去散步,至于聊天的伙伴,除了那些同事,就是固定几个同学了,这些同学一个个都学究味得很,其中一个喜欢散步的同学经常就从长沙的五一路的东边走到西边,然后又从五一路的西边走到东边,这个同学姓胡,我们就叫他胡竞走,因为他拿散步这样有益身心的活动当竞走训练,我们都难免拿这个取笑他,要他奥运会夺牌,其实大家也就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因为之中有八成以上上下班都是选择散步的,以前利用自行车代步,好歹算个自行车司机,后来发现平均一辆自行车的使用权不会超过一个半月,尽管我一个同学买了一把大锁将他的自行车锁在一棵大树上,可终还是神秘失踪了,于是我们只好舍弃这种做司机的荣幸,散起步来,大家心知肚明,就我们那每月不到三四百块钱的收入,能够衣衫齐整的出现在五一路,已经算很幸运了,所以散步的功效不在于散步本身,而是省去大量的公交费,与此相得益彰的是,我们聚餐铁定选择在露天餐馆,旅游铁定选择免费公园,有一次相约去世界之窗,到得门前正要购票,几个农民模样的人拉拉我的衣角,问我是否愿意跟他走偏门,.半价,我一听半价这样的字眼,在时间通知了同学们,同学们都说,三折,三折就去,半价不干,那农民点头表示认可,于是我们跟随着走向偏门,所谓的偏门就是在一个偏僻处,那农民架起一个梯子,把我们送上墙头,然后墙那边铺满了杂草,农民在后面拍着胸脯保证跳下去没事,出事他负责,于是个爬上去的我个跳下去,果然没事,后来在世界之窗从早上九点一直玩到晚上十一点,中午也不吃饭,只吃干粮,但是玩了一天下来,除了累以外,没有其他记忆,唯一的亮点就是那爬墙的惊险与刺激,至今依然难以忘怀.

每天和那几个穷同学聊天,除了相互调侃以外,实在找不到品位一点的东西,更要命的是,聊完以后更加孤独,心里想,即使聊天室闹一点,但可以和各种南腔北调的人侃,也算是一种新鲜刺激,我的生活哲学是有趣,第二是好玩,QQ曾经给我过我好玩的感觉,虽然好玩,但是玩久了就彻底失去了趣味,每天一大堆的人问你好吗,吃了没有,现在哪里,哪里人,有女朋友没有,工作是什么?开始觉得亲切,后来觉得无聊,再后来就觉得难以忍受了,也许聊天室这个东西真的会好一点,网吧老板说,你要是喜欢安静,去找那些名字奇怪点的,千万别找什么缘分天空啊,真情永恒啊,激情绽放啊,缘来是你啊,水晶之恋啊之类的,这些名字的聊天室聚集的就是那些活宝一样的新新人类,保管你要被气死,要找就找那些不浪漫,不新潮,甚至有一点生僻的名字,我依计而行,花了半个小时才找到一个聊天室,这个聊天室的名字叫”盘古”,还没进聊天室之前,我觉得这是一些历史系的高才生的杰作,一听这盘古两字,就有一点老掉牙的感觉,虽然老掉牙,仔细想起来却很厚重很塌实,很有一种平实之美,进盘古这样的聊天室,大概要取一个历史气味浓一点的名字,我就取名秀才,绝顶的富有历史气息,还使自己看上去象个知识分子,容易树立高度,一进聊天室,迎面就碰见一个叫贵妃的人,贵妃正好一个人在那里,青天大白日的竟然只有一个人,这个聊天室真是安静得有一点邪门,但至少证明我的选择与推测,看眼下无人,赶紧打字聊天:

在?(打这个字是我的习惯,一般用于验证这个人是否坐在电脑旁,有一些人习惯在上厕所以及吃饭甚至睡觉的时候也把自己这样挂在线上)
不在.
不在你怎么会说话?
不在.
我给你打招呼,你要有起码的礼貌.
不在.
你在就不要说不在,即使你不愿意说话,也请你不要说不在!(我简直要愤怒了)
不在.
不要以为在网络你可以这样任意非为,我告诉你,你要是这样,在现实生活中也会吃亏的.
不在.
你以为你这样很得意很有形是不?你还贵妃呢?我看你就是一阿飞!
不在.
你,!!!(我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
据后来贵妃跟我解释说,她当时的确不在,那两个字是她设计的自动回复,我到至今仍然搞不清楚贵妃是真的不在,还是出于恶作剧来戏弄我,那天从聊天室气呼呼的出来,差点把电脑给砸了,但是一想到砸掉了要照价赔偿,于是强忍怒火, 心想此仇不抱非君子,于是第二天又溜进盘古,正好贵妃又在那里,不过另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李隆基.还有一个叫喜鹊,他们三个正在聊得热火朝天,我看这热乎劲,冲上去就对贵妃一顿臭骂: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死东西.
我?你是昨天那个秀才,秀才,你可笑死我了.(我仿佛看见她花枝乱颤的样子)
你存心恶心人,难道聊天室就可以随便戏弄人的么?(我要讨回公道)
你还有反问句吗?反问句不要停,否则会失去气势.
我?(我竟然噎住了,他上面这个话黑色幽默到极点)
你不是还有排比句接着么?反问和排比一起用才有威力.
谁说的,我没有了,我就问你,昨天什么那样待我?
我如何待你了?我根本连理都没有理你,你还会觉得我如何如何的待你,你自做多情了,
你!(我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
我.我怎么了,我就是我,我是贵妃,还不叫千岁.
千你个头,你这个封建余毒.
我是来毒害青少年的,不是来毒你这老学究的.
你为什么叫贵妃?
我喜欢,我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
那你喜欢杀人也会去杀人吗?
我喜欢的事情谁也管不着,不信你看看,那个李隆基要杀那个喜鹊了.
杀?
情杀,哈哈.
^^^^

后来,那个叫喜鹊的果然再没有在盘古出现过,只有我还每天出没在盘古里,贵妃每次见到我就揶揄是第三者,说她正在跟皇上亲热,旁人不得偷看,那李隆基也是每天必来,一来就跟贵妃说些云里来雨里去的肉麻话,奇怪的是,这聊天室就好象真的与世隔绝了一样,除了我们三个在这里逗留,竟然没有别人来,有一天我对李隆基说,把聊天室改名吧,要不我就只好做你的第三者了,我不能每天看着猪走路不吃猪肉啊,李隆基说,他现在生死不管,你爱做第三者就做第三者,要改名就改名,随你尊便,就是一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我又去跟贵妃商量,贵妃说恩准,然后我就获得了改名权限,我想了一想,盘古的吸引力太弱,不如改一个文化气息浓一点的,于是我就把他改名叫”丝路花雨”.

丝路花雨开张大吉,天正式营业就迎来了十二个人,看来这改名的效益可不得了,有了这点底气,我见人就说这聊天室名字是我取的,你们喜欢吗?但是没有一个人理我,他们进来都是自聊自的,我观察了一下,进来的都是成双成对的,比如情人和小古是一对,惆怅泪和孔雀凤凰是一对,百灵和铁马金刀是一对^^^他们自聊自的,根本没有一个人理会我的话,并且大多用的是私聊,就剩下我一个人站在空旷旷的聊天室里发呆,举目无亲,突然一种难以言说的寂寞涌上心头,那忧伤的感觉又涌上心头,不是因为美丽,而是因为孤独.贵妃有一天走进来对我说,你只有做第三者了,因为不这样的话,就没有人跟你说话,他们都是约好了才进来的,你根本没戏,我说,那我做李隆基的第三者,贵妃说那你更没戏了,因为我们明天就结婚了,今天是来跟你告别一声,明天起,我就不进这个聊天室了.
贵妃和李隆基走了以后,我在聊天室里就再也没有一个熟人了,大家进来都把我当透明物体,把我晾在那里不闻不问,自从聊天室改名丝路花雨以后还进来了许多新新人类,名字也五颜六色,说起话来尖声尖气,这个聊天室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安静的盘古,变得象个菜市场,人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为打消无聊的寂寞和孤独,我试图重新尝试用QQ,但是QQ给我的感觉更遭,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在聊天室的那种调侃,特别是和贵妃谈话的那种感觉,我想象贵妃一定是那种有滋味的女孩子,长得不是很漂亮,但绝对有味道,而且知识丰富,要是和这样的女子呆在一起,不幸福也长寿,我突然发觉自己竟然有喜欢贵妃了,不,是淡淡的爱情,可是我讨厌在网络谈爱情,要是被我那帮同学知道我在网恋,我非被五马分尸不可,原因是他们给我介绍了无数个女朋友.他们的同事,邻居,伙伴,朋友,我都不留情面的给否决了,甚至还有一个把他小姨子也带了过来,要跟我亲上加亲,我看那小姨子的尊样,比动物园里的河马好不到哪里去,飞也似的逃了.

我一向觉得矜持是一种美德,其实说白了矜持也就是假清高,明明喜欢说不喜欢,明明想要说不要,可是矜持作为一种传统美德占据着我生活哲学的大半空间,在生活里我宁愿看着一切错过,也不愿意主动,甚至连过马路主动去牵女人的手,也会让我觉得失去矜持,当然也没有哪个女人放弃他们的矜持主动把手拿过来给我牵或者牵住我的手,一切道德其实都是痛苦的,特别于矜持来说,简直就是炼狱,遇到在街上那些眉眼含情的女子,恨不得冲上去对她说,这么多年我找的就是你,可是表现在行动上就是正眼都不会去看她一眼,只保持用余光贪婪的欣赏这种际遇,然后看着别人的背影飘然而去,这就是矜持,另外的矜持还有一种,就是吃饭以后抢在别人前面付帐,虽然仅仅是在露天餐厅聚会,我买单的开销仍然很可观,经常达到我工资的四成以上,这样的矜持常常令我手头拮据,当然唯一赢得的是朋友都喜欢和我一起玩,一起吃饭,然后看我买单,当实在囊中羞涩的时候,我会借故去厕所,估计买单差不多了才敢出来.现在我得思考矜持的价值究竟在哪里?他是让我获得了尊严呢还是获得了爱情,或者是事业和金钱?还是一种成就感?别提那成就感了,几个同学好歹自己都买了自己的电视机,甚至有人还买了一台自己的电脑,而我甚至比他们拿的工资高那么一点点儿,却至今分文不名,这大概就是矜持的结果吧,既然矜持是这样的惨痛,倒不如不矜持了罢,比如现在象我这样,叫秀才这个名字,就显得矜持得很,不如改个名字,贵妃说,我应该做第三者,第三者一定不矜持,该死,又应了贵妃的话,更该死的是,我竟然可以随时随地的想起贵妃来,想起的时候心中竟然有隐隐的痛意.

我改了名,叫第三者.

某天,进来一个叫三万光年的人.她一进来就跟我聊了起来.我瞧着这个名字真有现代感,特酷,并且很有创举,,又有一点象天文学家的女儿,或者是某个音乐系毕业的高才生,总之这个名字给人的联想很美好,很有诗意也很具备潮流,可是这个名字又透着一种感觉,好象似曾相识,对了,这个名字还有那么一点忧伤的感觉.

三万光年说:
Who?
3nd.(我的英文水平让我怀疑自己这个词用错了)
第三?(谢天谢地,还沾边)
不是第三,是第三者.
第三者,哈哈,你怎么看都不象第三者.(我似乎透过屏幕听见了他的笑声)
那我象?
你很象一个第二者,无辜的第二者.(这是个新名词,我天生对新名词有兴趣,一下提起了我对三万光年的兴趣)
难道第二者一定比第三者无辜?
你还有反问句吗?反问句不要停,否则会失去气势. (这个话怎么感觉很熟悉,在哪里听过)
.我.(我又噎住了)
你不是还有排比句接着么?反问和排比一起用才有威力.(该死,这个话让我想起了贵妃)
你是贵妃,你不是说你不来了吗?
我不是贵妃.
你是她的朋友?
我也不是她的朋友?
那你认识她吗?
我不认识她.
那你认识我吗?
我也不认识你.
那^^^(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是,你和贵妃都认识我.
哈哈,你果然是贵妃的朋友,哈哈.(我终于为自己的聪明得意了一回)
你们认识我就一定证明我是你们的朋友吗?比如说你们认识马克思,但是马克思是你们的朋友吗?你们认识刘德华,刘德华是你们的朋友吗?你们认识周星驰,周星驰是你们的朋友吗?
我^^^(语塞)

令我语塞的人不多,但是只要让我语塞,我就找到了一种感觉,对,就是那种忧伤的感觉,贵妃曾经让我语塞过,语塞过后我就忧伤了,同样,今天这个三万光年又让我语塞,从内心里讲,我更希望眼前这个三万光年就是贵妃,我希望贵妃因为惦记我,回来了,只是换了一个名字而已,我实在是太喜欢太在意那种忧伤的感觉了.
忧伤,是不是淡淡的爱情.不是孤独?

我有一个故事,你一定听说过.(见我语塞,三万光年继续打出一排字)
我听过的故事不多,仅仅是小时候外婆讲过一些.
但是这个故事,不管你外婆有没有讲过,你都听说过.
是个什么故事?
是关于我的故事,对,就是我的故事.
你的?你的故事我为什么一定要听说过?
错,不是你一定要听说过,是你一定听说过.
一定?
一定!
如果^
如果不一定,我嫁给你.
哈哈哈,(上面这句话简直是我一生当中听过的好笑的话了)
现在我开始讲这个故事,OK?
ALL RIGHT.
很久很久以前,我出生在河南陈家庄,我和我丈夫就生活在那里. 堂上双亲,膝下一双儿女。虽是小康人家,日子也过得去。
你是河南人?陈家庄?是石家庄还是陈家庄?
河南人怎么了,河南人惹谁了?大惊小怪的.
我也没说河南有怎么啊.(我很无辜的样子)
 我丈夫是个读书人,自小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一心想考试做官,把家务事全推给我,我上敬父母高堂,下抚一双儿女,还时常关照夫君,一家重担挑在肩上,从无一点怨言,把这个家里内外上下整理得井井有条。
你怎么说话半文不白的?你丈夫参加全国公务员统一考试了吗?
参加了,只可惜他的成绩^^
成绩怎么了?成绩不好,可以从头再来啊.
可惜他的成绩太好了,他中了甲名.
状元???
是的,状元.
拜托先,你这是哪跟哪?拿我当白痴啊,这年头不兴状元了,那是科举考试.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有多久?
北宋年间,你说有多久.
(我晕倒了).
你不相信?(见我不说话,三万光年追问)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求你搞点通俗的好不好,这种搞笑方式太先进了,我还一时适应不了.
我早跟你说过,你认识我的.
我认识你?
听我把故事讲完,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你能不能长话短说?
好,我丈夫中了状元,皇帝见他一表人才,便有意招他做驸马,为了当上驸马,我丈夫编造了一套谎言,说他自幼父母双亡,一直苦读诗书,并无婚配.当上驸马爷后,我丈夫就再也没有回家过,我们只当他死了,有一年村子里有人从京城回来,和我说我丈夫做了驸马爷了,再加上家乡闹饥荒,我就带了一家人去投奔他,在路上,我两公婆就先后死去,我埋了他们以后终于赶到京城,找到了驸马府,可是他不仅不认我跟孩子,事后还找人来杀我灭口.
啊??(我听得目瞪口呆,有一点象看惊险大片)
后来我把这事反映到包青天那里,包青天便把这个负心汉给铡了.
你?你是秦香莲?(我已经是惊愕了)怕是秦香莲活一千岁也活不到今天吧.
是的,我是秦香莲,没有吓着您吧?
哪里哪里,原来是千古英雄兼烈女.
烈女?我很烈吗?我难道很烈吗?
你还有反问句吗?反问句不要停,否则会失去气势.
我^(她似乎也噎住了)
你不是还有排比句接着么?反问和排比一起用才有威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

就这样,我爱上了秦香连.倒不是因为她是秦香莲,而是因为她这种独特的搞笑方法,我连一辈子都想不出这样奇特的创意,我想,秦香莲一定是个比贵妃还有趣的人,从那以后,我每天要去聊天室找她,每天牵挂着,我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我一心想让这个叫三万光年的人幸福.足足过了一个星期,我才又在丝路花雨碰到她.
HI,三万光年.
HI,第三者.
你有一个星期没有来了.
恩.
你能不能不叫三万光年,就叫秦香连?
不可.
为何不可?
秦香连是我的前世,而三万光年才是我的新生,
新生?
是的,新生,只有这个名字让我获得了新生.
因为我?
美吧你,因为你,我还不如去找块豆腐撞死.
你有豆腐吗?
有.
那给我吃一口好吗?
你,你竟然敢吃我豆腐,气死我了.(我仿佛看到了她的娇嗔)
嘿嘿.
说说看,你为什么要叫第三者,不是跟你说了,你不象第三者.
第三者应该怎样才象?
至少是油嘴滑舌的,不似你这般老实.
我?(我又噎住了,我开始怀疑我的智商了,老实一般是智商低下的表现)
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知道我丈夫是谁了吗?
你丈夫?你丈夫不是我吗?(见鬼,我自己都不明百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
不,我是说我的前夫..
你前夫,不就是那千刀万剐的陈世美吗?
呵呵,算你还没有笨到家,还知道陈世美.
白痴都知道,因为陈世美的度非同一般.
为什么?
因为他有绯闻.
有绯闻?和度有什么关系?
人们关心的就是人家的绯闻,所以有绯闻的人就有度.
比如?
举例,你认识谢霆锋吗?
我认识,就是和那个叫王菲拍拖的人对吗?喜欢戴墨镜.
正确,加十分,不过现在不是和王菲了.
那现在和谁?
现在和梅艳芳.
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为了更有度,就必须有更大的绯闻.
不仅要大,而且要多,绯闻原则就是大又多.
难道没有其他方法提高度了吗?
有.
比如?
比如象雷锋一样的好事做了一火车,然后被电线杆子压死.
还有吗?
象董存瑞一样,舍身炸碉堡.
还有吗?
还有一种.
是什么?
国庆节去天安门裸奔.
小样.
^^^^^^
三万光年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就从屏幕上消失了,我又孤独的在聊天室呆了两个小时,网络里的人,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根本不是由你自己决定,来的时候,你不能预期,走的时候,你也没有办法挽留,这恰恰就象一个命运游戏,把自己放在茫茫的网络中,能遇到谁就是谁,在这个聊天室,我先遇到贵妃,再遇到三万光年,都觉得十分有趣,我想,我的运气还不算太坏,给了我这么多神奇的体验.很幸运,第二天,三万光年又来了,我近摸准了她的规律,她若是来,一定是晚上八点三十分.
HI.
HI,
今天聊什么?
今天聊一点严肃的话题,不许嬉皮笑脸.
遵命.你先.
你为什么要叫第三者?
这个问题你问过N遍了.
那我现在再严肃的问你一遍,请你严肃的回答,记住,别嬉皮笑脸.
因为我想做第三者.
做谁的第三者?
做你和陈世美的第三者.
再不正经,我就下线了.
别,从现在开始,我严肃.(我决定真的严肃)
你以前叫什么?
秀才.
秀才?
秀才看上去比较有文化.
那状元看上去有没有文化?
有.
可是状元容易变心,容易被第三者插足.
因为状元是稀缺商品,稀缺商品大家都要.这就好象一个班上的名,所有女生都喜欢,可是这个班上后一名,可能没有一个女生会喜欢.
可是^^^
所以,你若是喜欢名,肯定比喜欢后一名有风险,遇到的竞争也更大.
可是^^^
可是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喜欢名.
为什么?
因为人都要好的,不要差的.
你是好的,还是差的?
我是好的.
^^^^^^^
说到这里,三万光年又从屏幕上消失了.但是很快,三万光年又爬了上来.
你掉线了?
是.
可是你又回来了.
是.
你回来做什么?
回来继续交谈.
谈什么.
谈第三者.
你如何看待第三者?

相关新闻

蝶剑山庄!!!
 二小姐娇声说道:“定情剑客,我美吗?”   崔浪使劲的点头,这点头足以证明了对方的...
敌后钓鱼记
2012年9月11日,晚间九点档,中国西部唯一的直辖市,重庆,南岸,南坪,正扬大市场烤鱼摊...
从空中遥望地面
说实话,我对电脑有恐惧感,,在学校的时候连五笔都不会,不是不会,是压根不愿学,看着那...
评论

同步评论并分享本文到:

    更多
1234
共0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当前第 1 页